【读书笔记】问天下,谁是英雄?---《说英雄,是英雄》

第一问 爱我,可以吗?


今天一早拉开窗帘,一抹惊艳跃入眼帘;
家里一颗仙人球开出了一朵大大的花,洁白的花瓣,晕托着一簇嫩黄嫩黄的花蕊;
当时,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名字,温柔;
象极了这朵花,纯洁的,天真的温柔,与白色、嫩黄是天生的相称。


温柔,是不是英雄?
笑~~我觉得她不是。
我的眼里,她啊,温大小姐,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子。
她天真,从洛阳跑来开封。
初入江湖,便遇见小石头,和不飞白不飞;
一生的传奇和一切的际遇,都从那一刻的相遇开始!
她单纯,把尔虞我诈的江湖,想象成她这样的女子可以叱咤的地方,当然,她也确实名动天下。
那么,一个名动天下的女子,是不是就是温柔想要的呢?


我很喜欢温柔,喜欢她的直,她总是很清楚的表达她的意思。作为一个女孩子,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被人注目,如果同时被两个很出色的男子注目的话,一定是件非常开心的事。
比如王小石,比如白愁飞;
天下最笨的小石头,和,第一无耻的鬼见愁;
温柔取的名字,我素来佩服。
初看《温柔一刀》时,爱极了温白王三人行时的情景,那时还有雷纯;
皓月当空,素手拨弦的雷纯,对月弄箫的王小石,和歌而舞的白愁飞,和一旁呆立艳?的温柔,美到极至的画面;
叹,英雄美人总多情;
看到后面,难免想,是不是只有在初见的那个时候,他们才是最坦诚的,有着最简单的快乐;
喜欢看呆呆的小石头,也喜欢看被温柔搞得有点头大的鬼见愁,仿佛那才是他们应该过的日子,江湖风云,腥风血雨应该离他们远些,再远些,这样,很多人,都可以幸福了!
但在温柔的心底,究竟小石头是不是最笨,鬼见愁是不是最无耻,恐怕只有她知道了。


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温柔,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总是渴望被爱!
温柔自然不例外。
她也渴望轰轰烈烈地去爱!
但,去爱谁?
谁又来爱她?

爱护她的人,很多,天山神尼,父亲温嵩阳,大师兄苏梦枕,甚至张炭他们都很爱护她!
可是,她在意的终究只有那两个人!
笨笨的小石头,和那不解风情的鬼见愁!

温柔,究竟是爱白愁飞还是爱王小石?
白愁飞究竟爱不爱温柔?
王小石呢?

白愁飞到最后也没有杀温柔,他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一片温柔的软肋;
这个桀骜,张狂的男子,曾经占据了温柔的心。
从第一次被他按倒护住,第二次被他握住手;
为了他,不爱红装的温柔,第一次拈起了胭脂水粉;
女为悦己者容,女为己悦者容。
只可惜,那不飞白不飞的白愁飞,太想飞了,他永远不死的想飞之心,忽略了一颗小女子的芳心;
然后,他就飞走了,带着折翼的翅膀飞走了,带走了他的梦,带走了他的心;
留下懵懂的温柔,留下她初开的情怀和一片解不掉的忧伤;
然后,温柔陪伴着王小石逃亡。
逃亡的路上,活泼的温柔,第一次感觉到寂寞。


看过了唐宝牛对朱小腰的深情后,温柔只觉分外寂寞。
“ ——这样一名无惧无畏的猛汉,原来为了“情”字竟可以如此神伤、如此脆弱的
——他显然是为了朱小腰的死而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
情字弄人,真可如斯?
温柔看到这个本来活生生、铁铮铮的男子汉,心中却生起了无限温柔。”
她迷惘作者,“无论如何,美丽的她一向却让人当作“小兄弟”办,可是她心中依然有一片温柔、万种柔情,却向谁诉?
她觉得自己虽也迷情过,也动过了情,但却来曾真的深情、遇过真情。
——还是已遇过了,她不知情而已?”


一个花季的妙龄女子,在这样的荒山,在这样的境遇里,格外的寂寞,甚至感到了一种凄凉。
逃亡的时间很长,从冬天长到了春天,从凋零长到了百花盛开的季节。
满山的花,满山的美丽,
蝶比翼,蜓双飞,鸳鸯共戏水,这些都成了温柔的伤感,温柔的寂寞。
向来不爱花的温柔,变得爱花,爱用手绢,变得多愁而善感;
看到温柔那样子,我很伤心,总觉得是一朵花,凋落了;
也许是我的善感,我更希望温柔还是原来那个爱嗔爱娇的女孩子,而不是现在这样,寂静的落寞;


少女情怀总是诗,我也曾经走过温柔那样的年纪,那时好象也正迷恋着武侠,迷恋着英雄。记得当时最爱那白衣翩翩的少年,或吹箫,或弄琴,一箫一剑走江湖的潇洒男子;想来,温柔也是如此;
可惜,青春总是流逝得很快,快得让人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就好象,温柔不再活蹦乱跳,王小石不再明朗快乐;
有些时光过去了就不能回头,有些人失去了再也无法拥有;
这一趟开封之行,温柔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呢?
逃亡的路,很长,路上的风景,很美;
可是,在意的那个人,终究如同掌心的甲虫般,振了振翅膀,就飞走了;
“你就是不定性,没有心的。人家跟你说话,追随了你老半天,你想飞就飞,要走便走,可没把人家摆在心里呢?”如此哀怨的语言,本不适合温柔,可是,春光无限好的时候,从这样一个妙龄少女的口中呵气若芒的说出来,却带来没由来的伤感,仿佛家里刚开出的那朵仙人花,秋风中,若无人欣赏,任由它凋落,是不是人世间最大的罪过呢,白愁飞?

好在,王小石是个怜花的人(也许他可以改名叫王怜花)可惜,他始终有那么点憨,那么点傻;
漫天桃花,流星下,一起走过风雨的两个人,居然傻气地在树上刻字;
笑~~~我不就是爱他们的傻气!
一人一把温柔的刀,一人一颗虔诚的心;
不离不弃;
不分不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最最平凡而简单的愿望,两颗单纯的心,如此契合;
“你真是个温柔的女子。”
“因为我是你的温柔!”
人面桃花相映红;
对着流星划过的天空,许下生生世世的誓言;
若没有那场误会;
若不是一场错过;
天长地久天荒地老也许可以亲眼验证的;


到头来,没有叙述完的故事,留给我们一个失去了踪影的温柔背影;
到最后,溢满了温柔的温柔,只能对着掌心的甲虫问:
“你说,让我恋爱,好好的恋爱一场,可以吗?”
可以吗?
············
2008-12-19(Fri)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