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未老

江南,春。
春风绿水的江南岸,清幽幽的湖水,碧波微澜,泛舟湖上,可谓人生一大快事。

舟,只是一叶扁舟,湖风吹来便会轻轻摇摆,随着水波荡漾。
湖边还有盛放的花,虽已近春暮,所有的花还是用尽所有趁着春华全力绽放。
他,懒洋洋地靠住船舷,阳光有些刺眼,他眯起眼随手伸去撩拨一湖春水。
繁花似锦,当此美景,怎能无酒。
当然有酒。
酒在船头,有人正摆了精致的藤木小几,几上两只算不得上等的青瓷酒盏里盛着盈盈酒水。
酒是好酒,上好的竹叶青。
他已经嗅到了醉人的香气。

更何况,还有他。
他,刚在他的膝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仰着面,眯着眼,乌?的长发随意披洒在他的膝上,一贯的白衣被他随意躺得有些皱,却丝毫不觉邋遢。
他递一杯酒给他,他懒洋洋不愿伸手去接,只撇撇嘴。
他宠溺的笑笑,将酒杯递到他唇边,让他就着手喝。

酒是好酒,上好的竹叶青。
他咂咂嘴,“我还是喜欢昨天的青梅酒。”
“谁让你贪杯,昨天全喝光了。”他的手轻抚过他的长发,长发如丝,缠绕过他的指间,纠缠在他的衣前。
他的指尖怜惜地划过他鬓间的银丝,“晚上想去哪里?”
他话音刚落,他蓦地睁开眼,神采飞扬,“映红楼!”
“哟,你还好意思去啊!”
他伸手拧拧他的耳朵,“我怕千寻小姐看到你会昏倒。”不出意外,看到他脸一红,随即拿一双桃花眼死命瞪他,“还不都是你!”
“我怎么了?”他继续无赖地笑,把他圈在怀里,凑近耳边轻声道,“谁让你贪那一坛青梅酒,喝就喝吧,喝醉了却不肯让我碰!”他越说越起劲,他果然气急,却又挣不开他的手臂。
“明明不肯让我碰,又不让我去找女人,人家千寻小姐不过陪我喝杯茶,你却赖在我怀里发酒疯,坏了一番良辰美……哎哟”他见他一直不放松,还越说越离谱,偏偏又扭不过他力气大,恼羞成怒,索性咬他一口。
“你明明就是在歪曲事实!!!!”终于咬得他住口。
“呵呵,昨天咬得还不够,今天还要咬?”到底是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一句话就轻易让他恼得彻底红了脸,“再说,我哪里有歪曲事实,我让你在客栈休息,你却偏偏醉醺醺跟着跑到映红楼来,站都站不稳了,就赖进我怀里,吃醋你就说嘛,见了千寻小姐,就咬我一口,哎呀,把千寻小姐给吓得!”
“你你你~”这么多年,他还是看不够他气急跳脚却又拿他没办法涨红脸的样子,索性哈哈大笑一把拥住他,顺便也在耳垂上轻轻咬上一口,“千寻小姐再好看也不如你好看!”
埋在他肩头的他,心里却在哀叹,昨天醉得太厉害,连千寻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还糗得这么大,想想就亏,于是泄愤地又在那宽厚结实的肩头狠狠咬了一口,满意地听到他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哼,让你再说。
靠在他的肩头,可以听到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鼓动在他的耳边,一直传递到他的心里,“扑通、扑通!”
随手抓了他腰间玉佩上的璎珞,在指间有转没一转的把玩。
“有杀气呢!”
“恩,有一阵子了。”
“是冲着我来的吧。”他挪了挪,让脸颊搁在他肩头搁得再舒服一点,他则伸手替他将脸颊边的发理顺,“有我呢。”
“唉,还害得我们做不成生意,改天得跟无相算算损失。”
“恩,所以说这些人这时候再敢来坏我好事,肯定是活得不耐烦了。”不用抬头他都知道他笑得有多嚣张,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不管是桃花大盗还是洪三,“骄傲狂妄的流氓阿三”他在心里嘟囔着给他下了论断。
“反正他们在岸上,我们在湖里,理他们呢。”小舟轻轻摇摆着,一摇一晃,他渐渐犯起困来,近几年他越发的懒了,什么都懒,连现在困了都懒得动一动,只是在他怀里挪了挪,找了更舒服的地方,索性就靠在他怀里睡起来。

洪三轻轻拥着怀中人,岸上的动静丝毫没有逃过他的耳目,但他什么都没有做,怕稍稍一点动作会吵到还没睡好的人。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这样拥着他,什么都不做,只是看他,看他沉静的睡颜,看他爱笑的眉眼,看他微微翘起的唇角。
以不惊动他的动作悄然将他的手指缠进自己的手中,用指肚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他的掌心,可以感觉到有悸动透过指尖传递到心底,从来没有减退过的悸动,每一次看他都会有的悸动。
是的,是他,只要有他,就够了。
所以说,谁要是想伤害他,就要先掂掂自己的分量,能不能从他的手下讨了命去。
他唇边泛起曾经令很多人惊惧的笑容,冷冷的,压过了岸上漫过来的杀气,只有看着怀里人的眼,泄露了他的温柔,贪婪的,充满爱怜。

他睡得并不沉,感觉到那个人抓了自己的手把玩,却又小心翼翼,生怕弄醒了他。
但他偏又睡得有些朦胧,想不大起来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身边的这个人,是谁?
“在下洪三,江湖上人抬举,给我取了一个绰号,叫做桃花大盗。”
是他么?干吗要笑那么张狂。
那自己为什么说“他是我朋友。”?
不是明明要杀他伸张正义的么?
还有,是谁在说,“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一辈子?好长的,想是睡糊涂了,睡吧睡吧,管他是谁,能让自己睡这么舒服,就够了。

岳中行醒来的时候,斜阳已暮,小舟晃悠悠还不曾靠岸。
他揉揉眼睛,洪三已经轻笑着递来一杯水,替他把滑下的披风拢了拢,“醒了?冷不冷?”
“已经这么晚了。”他摇摇头,喝下水。
“是啊。”拢完披风,又替他拢起头发,仔细地将长发用丝带系好。
他没有动作,任他梳理自己的头发,珍重的,怜惜的,平日里打铁的手指也会做如此温柔的工夫,忽然就想起来了,“去不去看桃花?”
“啊?”他吃惊地将他转过身来,带着不解的笑容问,“怎么忽然想去看桃花?”
“突然想看!”他眨眨眼睛,一如往常的顽皮笑容。“我知道有个地方桃花很美,我去那里等你!”船摇近岸边,洪三先上了岸,接过他的手,岳中行也跟着轻轻一跃上了岸。
岸边很宁静,只听见清脆的啾啾鸟鸣,以及偶尔的早蝉在试着鸣唱。
岳中行提起酒壶和干粮,“一个时辰够不够?”
洪三笑起来,“一个时辰够我再去买点下酒菜了!”
“那你就再带点下酒菜来吧!我在那里等你!”说完,岳中行就摇摇手自顾自朝着岸边的桃林深处走去,却没有告诉洪三等他的地方在哪里,洪三笑看他离去,却也没有问。

一个时辰,他用一个时辰的时间,在桃花深处觅得一处绝佳的地方,自己悠悠然已经独酌小半壶酒。
“好慢哪!”岳中行又一杯酒尽,“记得回来要嘲笑他肯定是身手变差了!”
象是听到了他的嘲笑,有轻快的脚步声踏进林来,“刚好一个时辰,下酒菜买了没?”他斜斜睨过去,洪三的身影无意外的映入眼帘。
“去换了身衣服,耽搁了点时间!”洪三耸耸肩,笑着递上一小坛酒,“算是赔罪的!”
酒尚未开封,酒香却已经溢了出来,沁人的香气,惹得岳中行肚里酒虫蠢蠢欲动,“哪来的好酒?”
“买凤爪的时候,老板推荐的,老板看我人好,说这是密藏,平时轻易不卖人的!”
“我看不是老板,是老板娘吧!”岳中行凑进酒坛,酒香熏得他陶醉得眯起眼睛,迫不及待得拍开了封,也不用酒杯,就着坛子就喝了一口,“好酒啊~~~~~~~~”
“少胡说……哎呀,你慢点喝,据说挺容易醉人的!”洪三从他手里抢下酒坛,换上酒杯斟上,“知道这酒的名字么?”
“名字?”岳中行歪过头。
“来来,你好生坐下来!”洪三拉过他的手,坐到身边,顺手递上一杯酒,“据说,这酒一定要在赏花的时候喝,风味最佳,所以,取名为花前醉!”
“还说不是老板娘!”
“你说什么?”

“……人生不向花前醉。花笑人生也是呆。好名字!”岳中行大笑,“来,我们今天一定要来个花前醉,不醉不归!”说着就又抓起坛子喝了一口!
“你呀,醉了可就不能赏花了!”洪三无奈地摇摇头,“看,月色初上,赏花品酒,何等妙事!”
不知不觉,已经月上柳梢头,岳中行不禁痴痴看着那一弯上弦月,许久,回过头来唤他“洪三……“
洪三听见唤声一抬眼,花前月下,竟看不太清楚岳中行的模样,惟有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流光熠熠。
这双眼,想来一辈子都看不倦。
“怎么,累了?”他柔声问。
岳中行摇头,“明年,还来看这里看桃花吧!”
顺着手指望去,在小径幽深处,有一树桃花迎着柔美的月色,正在怒放。

一辈子,有多长?
一弹指?一刹那?
春光苦短?
君不见岸边柳丝正长,桃花正艳?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共君执手,看遍人间春水一城花。

最后的PS:咬人那段,虽然和人物个性有点矛盾,但是,我舍不得删啊,我YY不就是要YY这等美事么?握狼爪,亲爱的,你一定要理解我!(顶锅盖,被岳大侠的FANS追杀)
2007-04-22(Sun)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