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追寻》和《叶加》

看这两篇文,都是因为蜗蜗那里的推荐;

的确很好看,够虐,够绝,够深情;

“寻梦也许梦已空
是非 错对 乐悲 笑痛
幻影中似逝去一梦
越近越朦胧 越远越情浓

聚散得失谁料中

红尘尽虚幻终会空
休说苍天作弄
红日去还在 青山依旧
已经风雨百万重

红尘尽水月映镜花
一笑沧桑似梦
缘在故缘尽 欢度花开花落
怨痴哭笑被风吹送 ”

看完后,总是唏嘘,无奈苍天作弄!

《叶加》里的谭文,《追寻》里的伊藤,那些隐藏在残虐血性里的,是浓重的化不开去的爱;

一个太早明白动情,一个太晚发觉情动;

叶加和魁七不可谓不象,都倔强都难以驯服,但叶加懂,他的爱,他的作为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爱宋亦伟,当然我也承认他是警察,他有正义!然而,在金三角的那些年,坚持活下来,完全是因为宋吧,不管怎么样,都要回到他身边的叶加,不管精神上肉体上受到多大的伤害,他始终没有放弃过回到他身边。

“脑子里绕着你打结 多么想见你
在这一秒间回你身选 我沿着日出的垂直线
不管流了多少汗水
我都要 回去你身边”

而魁七则是千方百计想要离开伊藤,我不想多说那些国仇家恨,这只是一个掩藏在历史血迹里的一段晦涩故事,聊作谈资,不必扣帽子;

人的血性里大约都会对得不到的东西,念念不忘,谭文是这样,伊藤是这样,还包括朝枫、天宏,还有FOREVER里加隆。

“要有多坚强 ,才敢念念不忘

看当时的月亮 曾经带走谁的心 结果都一样 ”

发了疯似的执念,可怕也可怜。

就象我可怜的FOREVER里的加隆。我不知道蜗蜗写文的时候,是怎么设定的,我看那段录音的时候,确实能看到加隆几乎扭曲的英俊脸庞,他叛逆他不逊,在我眼里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与撒加区别开来,然后好让撒加的眼看到他。

说的好象很恋兄一样,但我一直认为,撇开那些隆撒撒隆不说,加隆的眼里似乎一直都只有撒加。

所以,他千方百计要做到和撒加一样,他打架甚至贩毒杀人,不过是想撒加多注意他点,不过是想证明给撒加看而已。

所以说,他一直都只是个孩子。

这里最幸福的,大约是伊藤和魁七了,那漫天的艳丽樱花,死能同龛也算是最完美的归宿了吧;

《追寻》里,最难忘的是两幕:

一幕是魁七痴痴地走向樱花树下站着的伊藤,抛开了所有的俗念,执着与不堪,完全按照心里的想法朝他走去,充满爱意的吻,心甘情愿的回应,短暂的温情,顿时让人心生怜惜,若此刻能永恒,该多好;

另一幕是离别,远远对望着的两个人,希望他看见,不希望他看见,他看见了,他认出他了,陪着他们一起欣喜陪着他们一起渴望,若重逢,若能相守,若能········

他本来可以不死的,可是,只为了再看那个人一眼,看那个纠缠了他这许多年,给他的精神肉体带来巨大伤害的男人,却让他的心永远记住了,舍不得就这样一去不回头,所以要留恋地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

为什么总是要在最终失去的时候,才肯承认,其实正在相爱呢?

魁七的心碎了,伊藤的心碎了,魁七的梦醒了,伊藤的魂走了。

相比之下,谭文的下场未免凄凉,只因叶加不爱他。所以这一切在所难免。不管他用尽什么手段,即使将他一块肉一块肉地吞进肚里去,也是得不到的。

或许,如果谭文一直是那个关在福利院的小孩,或者在叶加遭受院长凌辱的时候出手的话,也许一切都会不同,但他没有,他选了一条和加隆一样的路。

“爱你爱的失去方向
爱你爱的失去阳光

爱你爱的失去方向
爱你爱的不敢奢望
只要能靠在你肩膀
就像回到从前一样
终究无法摆脱长夜的寂寞”

所以,再也回不了头。

“不敢想起 识于一九几几
当天跟你 怎么一起得到欢喜 至终得不到你 ”

所以,注定失败!

所以理解他们的不甘,他们的恨,以至常常会原谅他们的过错。

“懷念你 回憶卻恨你
賜我這天地
陪著你 為等告別你”

“我為你 能愛得比風沙更狠”

不忍责怪,我怎么忍心责怪那苦苦不肯放手的加隆,苦苦不肯放弃的米罗。

还有,卡妙。

还有,撒加!
2005-08-27(Sat)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