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冠盖满京华——《清明记》

整篇《清明记》除却清明与潘白华,最最在意的就是京华七少,近日连连短信逼朗写京华七少。
朗很不解,为什么那么在意那七个人呢?
试想,当年朝廷动乱,只因宁王,历史的变迁只在瞬息之间,而宁王若非得烈军、段克阳、云飞渡的鼎力相助,又如何有这般能耐,敢翻天覆地?
而最终,宁王兵败,玉京退守,归根结底,也只因朝廷那方有石敬成、陈玉辉、潘意和江涉,其中又以江涉那城上飞箭最为有功。
一场烽火缭绕的叛乱,细细看下来,历史的主角也不过是这七人,敌我双方,也不过七人。
纷扰乱世,一部硝烟弥漫的战争史,到最后不过是七个人一生精彩至极却也伤心至极的传奇史。
想到这里,只觉单这七人就占去了老天爷所有青睐,个个都是才俊,个个都是人杰,风流倜傥、文雅俊秀、天资聪颖、才华横溢,他们都占全了。
用朗一句话来概括:
“京华七少,绝无无名之辈。”
石敬成、烈军、段克阳、陈玉辉、云飞渡、潘意、江涉!
七个人,谱写了一段壮烈的传奇。


先来说说我眼里的老大——石敬成。

昔日京华七少之首,今日权倾一朝的太师。
说实话,听到太师这个头衔,眼前直浮现出《包青天》里庞太师那副小人嘴脸,顿时对石家大叔没了好印象,就算不是庞太师那般小人,也一定是个心狠手辣满心争权夺利之辈。
心里直纳闷,象江涉潘意这样杰出俊秀的人物,怎么会结交这样的大哥。
待看到第十一章,短短几句话,就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忽然他觉得风声似乎凝固起来,一种极沉重压抑的气息弥漫四周。清明并未听得有任何声响,然而以他多年杀手经验,却知身后已多了一人。
他屏息凝气,除了那沉重气息外却再不闻其他。清明心头一沉,心知这人实是自己平生未见的绝顶高手。那人一语未发,一个动作俱无,单是身上一种森严杀气,已逼得玉京第一杀手喘不过气来。”


其实到不是为他的威仪及声势,虽然他给清明带来的压迫感也由纸上直透我心间,但改变我想法的并非这些。
而是情谊。
石敬成与江涉,京华七少中一个最年长的大哥,一个是最小的弟弟。
而他出现的时间,正是云板报哀,江涉撒手人寰之时。
想必,他是连夜来探望江涉的。
若他只是个满心只知权利的人,那么他定然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江涉已非朝廷中人,虽然说仍是不可或缺的人物,但对于今时今日的石太师来说,大概已无须再借助江涉之力。
所以这个夜晚,只是大哥来探望阿七,因为阿七病重。
想到此,顿时就觉得心中一阵温暖。
有了真情意,世间一切都有了真意义。
只要他还有一丝在关心阿七,那么他就还是当年那个老成持重的大哥。
而且,我一相情愿的认为,清明所感觉到的森严杀气以及沉重压抑的气息,全都是因为阿七走了,七个兄弟凋零得所剩无几,他百感交集,一切往事尘烟纷至沓来,再深沉内敛如他,阿七这一走,他也忍不住心中悲戚。
而且江涉的死虽然不怪清明,但怎么说也搭点关系,也许当时他已知道清明的身份,于公于私,石太师当时都应立毙清明于掌下的。但他怎么说也是当朝太师,这样杀清明实在有损他的身份,所以,他立在门外没有掩饰或者说是刻意透露了自己的气息,让清明觉察到了那份杀气,我认为那是一种警告威吓,既告诉清明他知道他的存在,更暗示清明他想杀他而且杀他易如反掌,不要轻易就想在他的眼皮底下兴风作浪。
短短一段文字,一个沉稳、内敛、晓大义、重情谊的一代权臣形象跃然纸上。


下面,烈军和段克阳放一起说。


因为这两个人我都不喜欢。

对烈军的不满,来自他对清明的态度。他一向不喜欢清明,因为清明是那种始终在暗处见不得光的杀手。
表面看这种不满是因为他的正直,刚正不阿,所以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那些所谓杀手专门从事暗地里活动的人,统统都是被他鄙弃的。
但反过来说,难道说清明他们做的事情,烈军都不知道么?清明他们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玉京,大家其实都是为玉京,何来看不起,更不用说,这些暗地里的活动,烈军虽然谈不上支持,但起码是默许的,那么就更不应该看不起。
从另一方面讲,烈军等人支持宁王叛变,在历史的某种方面,他自己已经属于不忠之人,也不见得光明正大到哪里去,还哪有资格看不起清明,分明是自以为是,自己抬高了自己的身价,以为自己是大将军,就能看不起人。
更有甚者,自己不喜欢,还不许自家小孩与清明等人亲近,在我看来,这更是一种狭隘的表现。
所以说,对烈家老头,大大的不喜。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朗的文字中有提及该老头,脾气很火暴,所以烈家老头在我脑海中的形象就是那种高大威猛,胡子一大把,面有红光,说话很大声,动不动就暴跳如雷的大老粗。
真不知道,怎么能生出烈枫这般出色的孩子来的,唉~~~~~~~~~~~~~~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刺杀江涉那段。很显然,烈军曾亲身赴京城,只为替宁王及云飞渡报仇,要杀了那罪魁祸首——江涉。
曾试想过那种场面,阿七是不会反抗的,直面二哥毫不避让,一心赴死,烈军也肯定已经扬起手掌。所以说若烈军真的下了狠心,江涉定是没有生还可能的。然而,阿七虽说是久病缠绵,但毕竟还是活着,可见,那一掌,烈军虽已高高举起,却始终始终挣扎着无法落下,最后念及心中那股恨终于落下,也早已失了那份冒死赴京城也要将他力毙掌下的狠劲了。所以一方面他对宁王忠贞不二,对云飞渡兄弟情深,另一方面,再刚烈如烈军,心中仍有那么一点柔软的地方,再怎么恨,那始终是大家都疼爱的阿七,他最小的弟弟。
好歹,老烈也算条好汉就是了!
(PS:由于对老烈的不喜,所以其优点一概无视了-_-|||)

至于段克阳。
对他的厌恶,纯粹是因为太过偏爱清明,所以对于将清明骗上这条不归路的老段甚是不满。
是的,骗!
人家小孩好好的念书,他跑去拐骗人家小孩!
拐骗人家无知小儿不说,乱教人家杀人的武功不说,还骗人家小孩去干这个干那个,跑这里跑那里,虽然也让小孩游历了祖国大好河山,但毕竟平白的,没给人家小孩任何好处,也没给小孩家任何好处,就骗得人家小孩在卖命呀。
所以,俨然就是个坏大叔!
于是,我很理所当然地忽略了他的才智卓越,他的满腹韬略,以及他治理玉京城的丰功伟绩。
而且非常不客气的称呼他为段骗子!!!


其实七人中,最不偏不倚的是陈玉辉。
貌似最不出采的也是他,但细细看来,他亦是极不平凡的人,呵呵,京华七少中,又怎会有平凡之人。
对他的第一印象是沉稳。
因为样貌并非出众之人,且一身行军装,看上去只象一个平凡的老军士,但是一旦身份被揭穿,又特别起来,陈玉辉起码是个非常谦逊的人,举止亲切,言辞和蔼,丝毫没有架子(插花,同是大将军,人家就不比老烈,哼)对何琛也是亦师亦父,十分易于亲近。
陈玉辉很显然是个话不多的人,在江涉的回忆中,他说过的话,几乎没有,可见并不是那种年少轻狂张扬之人,大约只是走在这几个容貌出众的大孩子左右,不因为容貌不如而自卑,亦不因为军功显赫而骄傲,始终带着淡淡安静的笑容,保持着平常的心境,偶尔含笑插上一句,往往都是真知灼见一针见血。
而他,自那段往事而后,也一直一直的不快乐。他和潘意的抑郁不同,他的心思没那么重,只是兄弟反目这件事对他打击太大,他防守边关,也就是在防守他的兄弟,攻打玉京,也就是再一次的兄弟刀兵相见,相信这是他最不愿去做的事情。但是,作为军人,以保家为国为己任,他责无旁贷,所以即使是历史再重演,他还是会坚定地选择他的责任,即使对方是他非常重要的兄弟手足。
他极其矛盾,他不断地在防守他的兄弟,却又没有一刻停息地在追忆那段美好的似水流年陈年旧事。
与江涉的自责又是不同的,不带丝毫历史的责任,他是单纯的缅怀往事。
至于他的用兵如神,精通兵法这些,都从一些细节上可以看得出来,在此不再赘言。
总之,我眼里的陈玉辉是个沉稳、耿直、忠诚、责任感强、情深意重的真汉子。


对不起,我们跳过云飞渡,先来说潘意。
对于这个人,起初的印象,大约就和潘白华相似的轮廓,不论表里,但细细读完全文后,就能感觉到潘意和潘白华的不同。
想起潘意,浮现脑海的是一位浊世翩翩佳公子的形象,一把折扇摇曳,唇边始终笑容浅浅,嗓音轻柔温和,鲜有外露的脾气。再加上家世显赫,自有雍容华贵的气度天成,而且他应该和潘白华相似(又或者说潘白华继承了乃父的风格?),偏好素衣,但素衣也好,锦衣也罢,都只是更突显他的儒雅文秀,以及那份淡然出众。
但我眼里的潘意,眼神里总有那么一点点化不开的忧郁,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独特气质,不知道为什么,总有这样的感觉。虽然朗说潘意与段克阳都属于心机太重的人,但看完全文,我始终只感觉到段克阳心思的深沉,至于潘意,总有一股抑郁之气萦绕心间。段克阳看起来是攻于心计,胸怀沟壑,所思高深所想宽广的人。而潘意则是那种来自世家的深沉,简单说也就是来自侯门的一种不快乐。其实,若潘意只是出生于一般的书香门第,他应该可以比较快乐,沉浸于琴棋书画,娶一贤淑女子为妻,或吟诗作赋,或快意江湖,简单而随心所欲。但他姓潘,显赫家世给他带来的不止是荣华富贵,也有打小就伴随着的压力,逼着他快速的成长,逼着他用更复杂的眼光来看待世事看待人情。所以我认为潘意和潘白华的心机重,都来自那尊贵的身世,谨言慎行,防人之心太重。
所以,换句话来说,与京华七少中其他六个人的相遇,可算是潘意人生中最灿烂的一道阳光,他们的友情是他这一生最杰出的成就,他最无悔的付出,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从清明获得的那副七人画卷中就可以看出,潘意对这段友情的重视,要将每一个兄弟的样貌神态都描摹得栩栩如生,可见平日里早就将这些人的音容笑貌铭刻在心间,所以才能画出如此逼真的画卷来。然而,一段烽烟烧毁了他的所有,虽然他们七个人在这一战各自都伤得很重,但我认为潘意受的打击和江涉一般,都是可以扼杀他们余生的。只不过,江涉成了潘意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将他还没有来得及完全付出的情谊交付给江涉,来寄托他已经濒临破灭的希望,也试图来支持江涉活下去,用支持江涉活着来支持他自己活下去,而他,却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忧郁的,寡欢的潘意,独自守在侯门中,追忆往事,痛悼友情。他对江涉说,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其实也是不断地在对自己暗示,不要再想不能再想。
所以说,潘意在这一点上还是比不上潘白华,他……始终放不下,所以那段快乐的时光成了他生命中致命的毒药,导致他郁郁地英年早逝。
对潘意的感觉一直非常的复杂,是一种夹杂着心疼与惋惜的心情,我一直认为他和潘白华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向往的就是那种兄弟同心载酒江湖的快乐,而非政事与权利。
因此,到最后,留给潘意的,只能是一声惋叹~~~~~~~~~~~
2006-04-13(Thu)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