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不诉离伤——再看天宏

本来是推荐KERO去看这个系列的,朝枫与昭的故事太虐,所以推荐先去看天宏,没想到我自己却又再看了一遍,果不其然,又哭了。

朝枫与天宏这两个人,我一直都是偏爱天宏的,天宏的爱深沉宽广,爱到极致,成了痴;而朝枫则是爱到最深处,成狂了。
明明都是爱,一个却伤他至深至重,从此成为绝症,却亦不肯放手,上天入地,都要将那人握在手中,攒在心里,生生世世也不肯断绝。
而另一个则为他,抛家弃国,放弃了荣华富贵,只为在他身边,为他谋幸福,为他添温暖,呕心沥血牵肠挂肚,只为放不下他。

所以,到最后,最心疼的,还是天宏。
昭,至少还有小白,可以为知己,嘘寒问暖,关怀倍至,甚至还有朝枫,至少,那份爱是真实的。
可是天宏呢,天宏有什么呢?现在仔细想来,除了昭,也许只有元昊了,但元昊那份征服欲是做不太得数的,到底不够温暖。
所以,天宏,到最后你只有昭,可是昭的心里有你几分呢?
起码比不得你这般的。

天宏的故事,一路走来,我想他也是幸福的,至少他可以与昭并肩作战,可以把酒言欢,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暧昧,这都是朝枫所无法做到的,也永远无法得到的。
对天宏来说,这些大约就足够了,他说过,当他不再用耶律这个姓氏以后,他从此就只为昭的幸福而活。
整个中原篇,西夏篇,他陪着昭出生入死,为了昭几乎又在鬼门关转了好几转。甚至于,为他披上战衣,征战西夏,为曾经对立的国家卖命,几乎抛弃了所有的尊严,向宋屈膝。
值得么?
不悔,这是他坚定的誓言。
此生,与他并肩,是他始终不变的目标。
昭若是光,他便是他至死追随的影。
他要陪着心里的那个人,陪君三万场,陪君一生一世,都是不够的。
离伤,诉了一次又一次,他坚信终能再见。
所以,不诉离伤,只存着一份坚定的信念,今生今世,为他而活。

想到天宏,就想起了在蜗蜗那里看过的三毛的一段词:
楼高日尽
望断天涯路
来时陌上初熏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
推枕惘然不见
分携如昨 到处萍漂泊
浩然相对 今夕何年
谁道人生无再少
依旧梦魂中

但有旧欢新怨
人生底事往来如梭
醉笑陪君三万场 不诉离伤
禅心已失人间爱
又何曾梦觉
这些个 千生万生只在
踏尽红尘
何处是吾乡

天宏,踏尽红尘,何处是你的归处?
我知道,昭在的地方,就是你的所在。


2008-01-13(Sun)
 

【读书笔记】花事了——凍える蜜を蕩かす夜

和泉老师的清润寺系列小说,一直是我很喜欢的小说,虽然在很多人眼里这一部H过度的声色小说,但是我却非常的喜欢。

清润寺冬贵、国贵、和贵和道贵,围绕清润寺这家四个人,写出了四部小说,这一父三子的角色里,我最喜欢的是和贵,也许这和先听DRAMA先入为主的印象也不是没有关系,作为和贵的声优的野岛KENJI是我非常喜欢的声音。

和贵和深泽的故事,已经不想再赘言,近日买了最新的一部小说,红楼之夜,主角是写的浅野,可是后面有一部关于和贵的番外,因为偏爱和贵,所以就先读了番外,番外主要记述了和贵从小的成长,也解释了清润寺小说开头,和贵放荡的原因。

看了一部分的时候,我唏嘘不已,和贵啊,叫我如何不心疼你。

其实从小和贵就是个很听话的孩子,纯真无瑕,深受国贵的呵护,还有伏见的喜爱。
那时候他们都很喜欢伏见,与伏见异常亲昵,相比冬贵而言,伏见可能更象他们的父亲。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离小时候的快乐越来越远的呢?

是从那个时候,与国贵一起目睹了冬贵与伏见的情事开始的么?

作为贵族子弟,和贵和国贵的成长历程基本相同,当和贵升入中学的时候,作为优等生的国贵已经进入陆军学校学习,留给和贵一个优等生的榜样在前方,本来也是件很好的事情,但也许一切都是老天作弄,和贵的美貌给他带来了想象不到的痛苦。

我想大概是因为国贵的美丽是高贵且冰冷的,就象高岭之花让人惊艳却也望而却步,而和贵的美丽是和国贵不同的,他艳丽得就如同父亲冬贵一样,有着引人遐思垂涎不已的美貌,而人往往不会想到自己的蠢蠢欲动,只是把一切归咎于和贵那引人犯罪的容貌,所以在学校,和贵一直是被欺负的对象,甚至于被欺负后,还要面对老师的责怪,大家都认为有着与冬贵相似容貌的和贵一定也有着和冬贵一样的品行,大家都把国贵列在他的面前,让他看看哥哥的行为。
匹夫无罪,怀璧有罪,这也难怪和贵一直怨恨着冬贵,怨恨着自己这张与冬贵相似的脸。

然而,和贵从来就没有怨恨过国贵,国贵在和贵的心目中,不是榜样,却是依靠,在小小的和贵的心里,哥哥是他生命里唯一的光明,唯一的温暖,在贵族学校的寄宿生活中,每周回家的日子是他最开心的时光,因为可以与国贵相聚。
可是,国贵呢?
对于国贵来说,清润寺这个家是最沉重的包袱,是最想逃离的囚笼,他不愿意看见这个家,不愿意看到父亲,不愿意看到伏见。
那么,是不是也不愿意看见和贵呢?
小时候的那件事,国贵一直一相情愿的认为和贵太小,当时什么都没有看见,作为当时的共犯者,却又有着一张与父亲无比相似的容貌,面对着这样的和贵,国贵是怎样的心情呢?
是无措?是厌恶?还是冷漠?
面对着一心一意跑到学校来看望他的和贵,国贵用冷淡来回报了和贵雀跃的心,严厉的兄长击碎了他心底唯一的希望,他的光明,他的温暖,全都被这一天的大雨淋了个彻底。
甚至于在落魄回家的路上还被一群人袭击了,虽然成功逃脱,却也狼狈不堪。回到家中,却又遭到了管家内藤的指责,欲加之罪的罪名,荒唐却致命,难道说生就了这样一张脸庞就一定是和父亲一样的个性么?

我想,到这个时候,和贵的心已经是不堪重负了,千疮百孔伤痕累累,还无人呵护,无人关怀,一片凄凉。
若说那个时候还有一丝温暖的话,那么也就只能来自于伏见义康了,这个父亲的情人,从小就很喜欢和贵,大约也是因为那张与冬贵无比相似的容貌吧,但是伏见是温柔的,自始至终他都是对和贵最温柔的一个人。

和贵与伏见,是一对矛盾的存在。
从一开始,和贵就想从伏见这个父亲最亲密的人身上寻求一种结论,希望从伏见那里分辨出自己与父亲的不同;
而伏见呢?伏见对于和贵的宠爱又是因为什么呢?他教会和贵H,却也教会和贵只交出身体而不交出心,他教会了和贵寻欢作乐,却没有教他如何去爱。
也许,老谋深算如伏见,也不知道,什么才是爱吧。
与冬贵痴缠这么多年,他与冬贵之间,可以用爱情来形容么?

不得不说一说冬贵,反复思量,要形容冬贵这个人,除了妖孽这个词之外,实在找不出什么更好的词语。
对于冬贵来说,人生就是一场声色放纵的饕餮宴会,爱他的人太多,为他发狂的人太多,而他从心开始就是最纯的一个人,无爱无恨,被太多色彩渲染后是最彻底的纯粹。
有一段情节,我看的时候无比惊悚。
年纪尚幼的和贵,因为不堪别人对于自己容貌的指责,在一觉醒来的深夜,他经过父亲的房间,梦游一般进入了父亲并未关紧门的房间,静静的端详着父亲沉睡的容颜,试图从这张无懈可击的美丽容颜里找出自己的不同以及父亲的特别之处。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父亲的眼睛睁开了,勾玉一般美丽的琥珀色眼睛仿佛直直看进自己灵魂深处。同时,父亲对他展开了一抹无比艳丽的笑容,难得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他听见父亲问:
“淋しいのか?”
我不知道该如何翻译这短短一句话,当时看到这句话时,只觉全身寒毛都竖起来了,一阵哆嗦,仿佛有阴风吹过,这人是妖怪,当时脑子里就是这样的反应。也难怪,和贵立刻就吓得落荒而逃了。
而另一个难忘场景,是一个爱疯了冬贵的人,终于被爱折磨疯了,拿了枪冲进清润寺家中,拿枪威逼着尚且年幼的道贵和鞠子,和贵为了保护弟妹,挺身而出,却也被抓住。
当时府中正好无人,而此时冬贵终于出现了。
那个可怜的人企求着他的垂青,企求着他的爱,却换不来冬贵一点点的动容。
走投无路,拿着手边的孩子来威胁冬贵,谁也不会想到,冬贵竟丝毫没有震惊,他只是淡淡的说,如果说他的孩子们在这种情况下死去,那么这也只是他们的命运而已。……就算是他这时候被杀死了,那么这也是他的命。
看到这里,对冬贵这个人浮现出来的剪影飘渺不定,仿佛一重迷雾,又仿佛一片轻烟,你不会责怪他的无情,只是惊叹于他的淡然,生死于他,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的阴晴一般,好与不好,生与死都与他无关。
所以说,冬贵是不属于这个人世间的生物,他更象一个妖精,在人间寻欢以后,随时可能回到真正属于他的国度去。
这一次,对于和贵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终于想通了伏见的建议,下定决心,与伏见发生关系。

当着父亲的面脱下衣服,带走伏见,对于和贵来说是件非常痛快的事情,他有种快感,夺取了父亲情人,赢过了父亲的快感。
他以为,他是不同的,他终于从冬贵那里得到了伏见。
他以为……
然而梦醒之后,冰冷的床边早已不见了伏见的身影,穿越过?暗来到冬贵的房前,伏见与冬贵的声音隐隐传来,他才如梦初醒,伏见义康这个人,从来都只属于冬贵,不会属于和贵,不会属于其他任何的一个人。
他突然明白,伏见所说的,只用身体来俘获别人的心,让别人沉沦的意思。
……这就是认识深泽以前的和贵。

时光的剪影从沉睡中褪去,身边的温暖是谁?
是谁的吻轻如羽毛,是谁的吻充满怜爱?
是谁教会了他,什么才是爱?
2008-01-01(Tue)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12 | 2008/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