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空城

是极喜欢这篇的!

大约是因为海燕的原因,但也许是因为这里有个别扭而有感情的白哉,也说不定!



情节就好象绯真亲手泡的茶里那一瓣樱花,落在茶面,荡起一阵细微的涟漪,从海燕的眼底,回荡进白哉的心底!
久久无法平息!

身为四大贵族中的其中两家的孩子,是不是应该是理所当然的青梅竹马?
可惜,海燕是没有骑竹马来绕青梅的浪漫细胞的,他蕴在眼里的温柔付诸到行动里,不是成了雨夜的不速登门,告诉白哉死在他心里的樱花重又开了,就是半夜爬上白哉的屋顶看那里的月亮!
扰人清梦?非也非也,想必那第二天?了眼的白哉才知道那一夜他做了什么梦!

绯真的茶,白哉的剑,描摹出贵族的雍容与华贵!
而海燕所做的一切,却只是告诉你,贵族也可以率性,也可以简单到没有任何贵族的气质,他只是一个平易近人貌似呆瓜的贵族!

那么,是不是爱情?
去问红姬!
我所看见的,不过是海燕握着白哉手的那个瞬间,我所微笑的,不过是白哉佯怒劈下来的手刀,没有儿女情长,也没有爱恨情仇缠绵悱恻,不过是你来我往里,吹开的一片柔和的樱花雨!



白哉,还是那个冷淡冷清的一个人,但那时只是外表,很多人都只看到他的外表,而只要碰到了志波家那只会闹腾的海鸟,这表面的一层冰完全抵不了那团温暖的火,洁癖如他,到底还是没有把海燕好不容易揣在怀里暖着带回来的粽子给扔掉,宁可吃得一手粘粘的,却到底还是舍不得!

至于去还那个环币,唉,看在我的眼里,实在是象极了特地去告诉海燕他吃了那粽子呀!大概只有在那个时候,白哉才会为了给海燕送捩花跑出瀞灵廷来到流魂街!那个时候,看得让人忍不住微笑,那样有着生气的白哉!



而那样有着生气的白哉,怎会成了现在的模样?

冷成了冰,淡成了水,看不见丝毫情感的波纹!

故事给了每人一个结局!

死亡成了一场海啸,带走了白哉生命中的飞鸟与微笑!

踩过遍地的落樱缤纷,捩花留在了生命的寒武纪!一切,镜花水月地落在彼岸,没有花朵,只有还没来得及珍惜的天长地久!

而白哉,一个人,留在此岸,看樱花盛开,看细水长流!

此岸没有别人,徒剩一片空城!
2005-05-29(Sun)
 

浓眉毛

阿散井恋次,从小最骄傲的就是他的眉毛!

自从他当上六番队的副队后,整个六番都知道阿散井副队长的规矩:

谁都不可以批评他的眉毛!

任何人!

这“任何人”自然是包括总队长在内的护廷队的所有人,所以,很显然也包括了他们队的队长,朽木白哉!

当然,遵守的这个规矩的,也只有六番队的人!

虽然也有队员考虑过,队长知不知道这个规矩啊?万一他不小心评价了阿散井副队长的眉毛,那该怎么办?

“没关系,队长不象是会关心别人眉毛的人!”

“恩恩,队长也很少会多话的!”

大家都不约而同缓了口气,稍微放了点心!

这天,是六番队开例行会议的时间!

六番队从来不讨厌开会!

第一,他们的队长话很少,简明扼要,总是长话短说;

第二,他们的副队长很亲切,基本不会抓他们去训斥;

所以,六番队队员去开会时总是兴高采烈,很少愁眉苦脸!

今天也一样!

大家乐呵呵地各自就座,等待朽木队长一两句话打发这次的会议!

于是,朽木队长,微微清了下嗓子,众望所归地开口:

“恋次,我一直想问,你的眉毛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生的还是你自己弄的?”

金口一开,六番会议室所有的凳子都翻了!就连恋次,也跌了个目瞪口呆,人仰马翻!

不过他立刻挺身翻起,大喝道““老子的眉毛就这样,谁敢有意见!”

只是这话刚出口半句,对上白哉清秀脸庞以及完全闪着疑问的眼神时,心里立刻百转千回,后半句一下子呛在喉咙间,来了个涕泪纵横!

“老子的眉毛,咳、咳!”

“恋次?”

恋次很喜欢看白哉皱眉头的样子,这样会让他平板的表情立刻生动起来,多了几分人气,少了几丝冷漠!

“老子·····”可他向来是个不太会表达的人,结结巴巴也无法把前面的句子补完!

“恋次!”白哉仍旧皱着眉头,“你不仅需要改一改你的眉毛,而且我告诉过你很多遍了,你的口头禅太粗俗,不要总是挂在嘴边!”

白哉的训导不是第一次听了,平日里从来没有放在心上,总是耳边风般边进边出!

今天,大概到底是在会议室这样规矩的地方,这些话听起来特别往心里去!

老子就这样,这叫个性,你懂不懂!

只是想归想,到底恋次还是得考虑到这个场合,他气哼哼地坐下,“你们到底打算在地上躺到什么时候!全都给我滚起来!”

等着看好戏的一干人等全都摸摸鼻子,唉,认命吧,只有当炮灰的命!

但那个时候,恋次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白哉认可他的眉毛,顺便更进一步了解他的独特个性!

想到,更要做到!

阿散井恋次,五次在队长办公室遇见白哉,七次在路上碰到白哉,他始终都没有贯彻他的决心!

每次他都想要开口,可是他的队长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讯息!

所谓生人,熟人,到底是怎样的界限呢?

志波海燕那样的是不是才叫熟人?

这个问题白哉肯定不会回答,当然恋次也不会问!

所以,他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次白哉再皱眉头的时候,他就乘机问!

只是这个机会他等了很久!

直到有次他和白哉一起去人间执行任务,他不小心睡过了头,匆忙?到时,白哉皱着眉头说,“恋次,这是你第五次迟到了!”

而任务已经由白哉独自完成!

理亏在先,恋次只好说,“老·······我会注意的,朽木队长!”

“希望你记得!”

“我说········”

正欲转身的白哉有些迟疑的停下,“怎么?”

“我说········你········”

“??”

“你就这么讨厌我的眉毛么?”

恋次虽然事后认为自己当时的表现实在有违他的个人风格,但他一直记得白哉那时的模样,双眼浮现出一种茫然的神色,双唇微启,眉头轻皱,完全和平日里不一样!

敌不动,我不动!

白哉持续迷茫,恋次也保持沉默,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视线交汇,没有言语!

这次恐怕难保要被训斥一番了!

恋次暗想!

“恋次!”虽然已经横了心,但白哉开口的时候,恋次心里还是紧了紧!

白哉的声音到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我记得,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讨厌你的眉毛!”

恋次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而他也真的拿手指去掏了下耳朵,白哉说他从来没有讨厌过他的眉毛?

“那···那····那次你在会议上明明说过的!”

“原来你对那次的会议还在耿耿于怀!我记得我说的是你需要改一改你的眉毛,而不是讨厌你的眉毛!”

“要我改还不是因为讨厌?”

明明说了,还不承认,恋次其实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这么生气!

白哉于是回过来看他一眼,依旧面无表情,“我只是觉得·····你的眉毛要是再浓一些会更好!”

说完,他转身便走,恋次却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急急冲过来抓住白哉的肩,“你刚才说什么?”

这你一拉,我一转,角度配合得天衣无缝,唇齿相触得理所当然!

忽然之间,花儿开,鸟儿叫,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

“对我的眉毛你到底是什么意见?”

“你已经问过很多次了,恋次!”

“我喜欢听你的回答!”

“无聊!”

“你回不回答?你再不回答我就·······”

“恋次,我是你的队长!”

“一~~~~~”

“这里是办公室,恋次!”

“二~~~~~~~~~”

“恋次!!!!”

“三~~~~~~~~~~”

你再不回答我就要亲你咯?

我喜欢你的浓眉毛,恋次!
2005-05-27(Fri)
 

指温

キラ

阿斯兰清楚地记得,基拉说,很喜欢他做的手工,他也清楚地记得聪明如基拉是如何笨拙地装配机械作业,整个芯片与机械零件都被基拉手心的温度握得发烫,但他还没有成功地将机械手臂装好!阿斯兰再也看不下去的时候,他会唠唠叨叨地从基拉手里抢救下滚烫的零件,一边碎碎念一边替他把作业装好!那个时候,他的手指会碰到基拉,滚烫的手心温度传递到指尖,只剩下一点点窝心的温暖!

然后,这一点点的温暖,在四月飘散的樱花下,跟随着TORI,停留在地球!他想,终有一天,他们还能重逢,就让那份窝心一起储藏在TORI里身体里,待到重逢那天,再次感受!

アスラン

尤利乌斯被地球联合军的核弹攻击时,阿斯兰站在Plant的新闻屏幕前,脑海里是一片吵杂的空白,就好象深夜的电视荧屏,全是雪花点的兹拉声!

母亲死去的讯息令他全身的血液迅速凝结又迅速沸腾,那个时候他握紧双拳,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只有疼痛,没有温度!

ラクス

与拉克丝的婚约是父亲定下的,对于未婚妻阿斯兰没有很特别的感觉,只是一个概念,“啊,这个人就是将来要与之结婚的!”

但拉克丝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她有贵族的高贵优雅及少女的天真烂漫;尚且年幼的他们对婚姻没有很明确的了解,阿斯兰也只是在父亲的指示下,经常去库莱茵家里例行拜访而已!

在与拉克丝的接触中,他常常会想起基拉,不知是不是这两个人有着很类似的地方,比如明明都是高智商的CORDINATOR,作出来的事情却往往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有违常理!

是不是智商太高了,于是做的事也是出人意表?

阿斯兰无奈地这样想!

他们遵循着最基本的社交礼仪,刻守两个人应有的本分与风范,阿斯兰只是亲过拉克丝的脸颊和额头,他们从未牵过手!

记忆中,拉克丝的手,很漂亮,是大家闺秀所具备纤细娇美!

只是不知道,那么柔弱的手指会有着怎样的温度?

かがり

在战场上遇到卡嘉莉完全是一个意外!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阿斯兰想起卡嘉莉那穿越云端的惊声尖叫时,仍会失笑出声,那是如何的振聋发聩呀!

无人岛,雨后的夜空下,篝火在燃烧,噼啪噼啪!

固执地要替阿斯兰包扎的卡嘉莉,技术实在是不怎么样,手指和基拉一样的笨拙,象啄木鸟一样这里碰一下那里碰一下,肌肤相触,手臂上传来她指尖些许的温度,是一种久违的温暖!

“我叫卡嘉莉,你呢?”

“阿斯兰!”

“再见了!”

“你真的不是地球军吧!”

“不是的!”

只有两个人的战争,无人岛上的你来我往,不仅仅交换了姓名,更重要的是把对方的样子已悄悄地刻在了心上!

但更多时候,阿斯兰想起卡嘉莉时,是在宇宙的草雉号上,面对基拉欲言又止的卡嘉莉,感到无措时紧紧地抓住了阿斯兰的外衣!

“没关系的,请你留下来!”

那时那刻,他清晰感觉到隔着衣服卡嘉莉正在发烫的手指,灼热的温度自肌肤化开,渐渐融进心里,融化了内心深处凝结的冰冷!

命运从来不会按照阿斯兰的想法去开展,它让他与基拉相识相知,青梅竹马也算是天赐的缘分,却同时让他们站到不同的战线上;

它让他与拉克丝相识在先,却让他与卡嘉莉相恋在后,究竟安排的是谁和谁的天长地久?

但阿斯兰想他还是感谢命运的,它让他认识到战争与和平的真实,了解到生命与感情的真谛;

他真心祝福基拉与拉克丝可贵的情感;

他珍惜与卡嘉莉来之不易的小小幸福!

他小心翼翼守护着,这个世界上,他唯一可以守护的这份感情和这个女孩!

同时,他也偷偷保有自己小小的秘密;

他从没有告诉卡嘉莉,他最喜欢她在苦恼的时候,从身后背过手来,握住他的手,手指纠缠久久,仿佛在寻求力量,寻求依靠!

那个时候,他也会悄悄蜷起五指,让她的指尖与他的掌心交换温度,就好象会有心意传递过去一般,心底荡漾着温柔的涟漪,一圈又一圈!

阿斯兰想,这也许就是他所追求的幸福吧!

他与卡嘉莉的小小幸福!
2005-05-27(Fri)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04 | 2005/05 | 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