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风慕日辉,晓星抱月醉——暁に濡れる月

这是和泉桂先生清润寺系列的再开,时过境迁,转眼就已经是二十年后的光景,淡化了战争的背景,尽量将焦点只放在清润寺家族上是和泉比较成功的做法,否则一旦涉及到那场充满国仇家恨的战争,恐怕就不仅仅是一本耽美小说能承受的后果了。

清润寺家族又添新成员——贵郁、弘贵、泰贵。

贵郁是和贵的养子,和贵继承了冬贵的爵位成为清润寺家新的当家,这可能就是他收养贵郁的原因吧。目前看到的只是杂志扫描本,对于贵郁的描写并不多,但是很可爱的是,这个孩子和深泽之间,总觉得是暗潮涌动,言语间夹枪带棒,一点不象和长辈在说话,用作者的话来解释就是贵郁和深泽太象了,两个人直觉得互相排斥。不过这样也好吧,清润寺家总算有个象深泽的人,这样清润寺财阀才后继有人吧,否则个个都跟和贵一样,清润寺又要倒了。不过贵郁的身上也有很多谜团,作为下一代的继承人,他似乎并不希望继承清润寺家,对于清润寺家族,他似乎有着一定的排斥,但这并不妨碍他爱护他的家人。

这一次描写的最多的还是弘贵和泰贵,作为鞠子的双胞胎儿子,两个人从小就被鞠子拆散了,弘贵被鞠子要求请和贵收养,还很诡异的对和贵说,这孩子会成为哥哥的救赎的。不知道她有没有想过她的这个举动给两个孩子带来多大的劫难。和贵作为一个疼爱妹妹的哥哥,还是将孩子收留了下来,并视如己出的呵护他长大。弘贵被养育的非常的天真率直又纯净,容貌与和贵非常的相像,不过他比和贵幸福的是,他的周围都是疼爱他的人,除了亲人外,他的同学老师都对他自然而然的心生怜爱,这究竟是不是一种幸福呢,还真的很难说。因为泰贵出现了。

如果说弘贵是光,那么泰贵就是影,容貌如出一辙的两个人,却生长在不同的环境里,和弘贵被呵护备至不同,泰贵从小就跟着鞠子还有她搞运动的丈夫一起四处为了生计奔波,当父亲肺结核身亡后,为了支撑家计,泰贵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运用身体去获得他想要的,虽然手段不值得夸赞,但至少那时候的泰贵以此养活了母亲和妹妹,他觉得自己很幸福。可是随着空袭的到来,就连他唯一的幸福来源都被剥夺了,母亲妹妹和他在空袭中失散,甚至很有可能两人已经在空袭中遇难,孤身一人的泰贵别无选择的来到了清润寺家,他的出现终究给这个目前平和温馨的家族带来了轩然大波。

弘贵因为这一卵同胞的弟弟失散多年,在外受苦受难而心疼万分,他尽自己的一切想让弟弟变的幸福,他把他所有的一切拱手让给弟弟,全部与弟弟分享,不管是衣服还是朋友,可是他的纯真却让泰贵在他的面前自惭形秽,弘贵仿佛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他自己的污秽,他一面接受着弘贵的好意,尽自己所能的爱自己的兄长,但另一方面他内心的?暗不断的怂恿他去夺取弘贵的一切,把弘贵从最最纯净的天堂拉入污秽的地狱。甚至为了将弘贵的朋友抢过来,他不惜用身体去勾引他们,他在享乐中不断的安慰自己,这才是清润寺家的人所应该具备的。

弘贵这个孩子,从小就生活在爹爹疼哥哥爱的环境中,就象一枚水晶一样晶莹剔透,但是太过天真的话,大概也是迟钝和神经大条的另一面吧,所以对于泰贵来说,弘贵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憎恨的,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孩子气的一种执着,为什么没有人关注他,为什么他做什么都不如弘贵,如果不是藤城老师的出现,也许泰贵早就被内心的?暗吞噬了。

藤城是贵郁的同学,是弘贵和泰贵的家庭教师,对于泰贵来说,他是泰贵生命中最耀眼的一道光,只有他在关心着泰贵,只有他注意到泰贵的成长,只有他会夸奖泰贵。他轻轻拍打在泰贵肩上的触感,令泰贵砰然心动,留恋不已,甚至为了藤城老师,泰贵开始渴望重生,渴望做一个光明的人,藤城会成为拯救泰贵的天使吗?

而弘贵的生命中也同时出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在弘贵几次遇险的时候,都是这个人及时出手救了弘贵,这个左眼戴着眼罩的青年,我一度以为是辽一郎,因为这个人一眼就认出了弘贵是清润寺家的孩子,如果不是和清润寺家有关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关注吧。最后在关键时刻救了被泰贵欺骗差点被美国大兵强X的弘贵的,也是这个人,他一发现弘贵毫无防备的和美国大兵去旅馆就一路跟过来了,我几乎肯定这个人就是辽一郎的时候,弘贵问了他的名字,曾我,原来他叫曾我。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清楚清润寺呢?这个人会不会成为弘贵公主真正的骑士呢?

和贵和深泽一直都是LOVE LOVE,和贵对孩子们都是一副慈母的样子,但不知道为啥到了深泽面前就成了傲娇,用一种高傲尖锐的姿态对深泽撒娇,这大概就是他表现爱的一种方式吧。

圣诞节到来的时候,如愿以偿看到已经白发苍苍的伏见,和依旧美丽的冬贵,对于冬贵的描写并不多,但字里行间呈现给我们的似乎始终还是那个美艳动人永不衰老的冬贵,没有什么对话,但他的出现始终就是个传奇,他坐在那里本身就代表了一种神话。不过伏见虽然老去,但一回到清润寺家时,仿佛这个家里他依旧还是顶梁柱,他的一举一动依旧影响着这个家族。

杂志版只是一个开头,这个家族,这些孩子究竟会何去何从,我们都在拭目以待,不过我们更加蠢蠢欲动的是,这也代表着DRAMA也将随着第二系列的展开而展开吧,那么这些孩子的声优不是更让人期待么?让我们过把猜测瘾先吧><

弘贵——天真纯净,以和泉选人的习惯来说,她偏好柔弱少年受,那么岸尾、武内、立花都是很好的人选,我也希望新生代能跻身这个系列,小贵是不是可以来挑战一下这个角色呢?日野的话,虽然我希望他挑战一把,不过弘贵整个个性上可能偏象和贵,我希望日野能挑战更具个性的角色。

泰贵——充满矛盾的角色,有天真孩子气的一面,但是因为太早经历世间沧桑,又有着YD而且腐化的?暗面,我第一个就想到了达央,我觉得达央在掌握双面性这方面很出色。

贵郁——着色不多,个性沉稳,很有下一代当家的风范,但有些地方还充满谜题。如果可以我希望小隆来挑战这个角色。

藤城——非常温柔的老师,但又非常的睿智,仿佛能看进人的心底,这次可不可以换平川来攻达央><想到温柔又睿智,就只能想到平川了。

曾我——生活在“流魂街”类似地方的青年,虽然左眼戴着眼罩,但丝毫不影响他的俊朗,我第一个就想到安元了,总觉得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很适合安元><

其实最想说的是,快给我出书啊!!!快给我出抓啊!!!!


2009-11-08(Sun)
 

【读书笔记】十年一觉——《大劈棺》

这次真的是被KERO给坑惨了,昨天三点睡觉不说,早早又被我家隔壁的钢琴声给硬生生的叫醒,罢了罢了,继续读陈小菜。

《大劈棺》好,真的很好。

许久不曾看过这般波澜壮阔又不失温馨甜美的故事了。

大劈棺的故事情节,比之《挽天河》虽没有那么波澜壮阔,但胜在环环紧扣,朝堂江湖,不见沙场却亦觉硝烟弥漫。

主要是故事里的人物大多都是可爱的,鲜少有特别让人讨厌的家伙,咱们还是来聊人物。

贺敏之:
真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啊!
他的财迷,他的蹭得累,都太对我胃口了,这小子一口一个银子,口口不离钱的做法,真是太可爱了。
但敏之的可爱之处还不止在于此,他聪敏灵慧,大概是因为早知天命,就更显得遇事坦然,放社稷于心,放正义于心。虽然曾经也做过阴毒狠辣之事,但生处环境不同,受到的教诲不同,有的事情实在也是……
遇到大风大浪,都能微笑以对,唯一能让他心乱的,大概就只有聂十三了。那份真心,是连生死都分不开的,大约这两人也是因为都已经历经了世上最残酷的生离死别,所以才更懂得真心的可贵。
不过敏之,反攻的事情就不要天天念天天想了,文压武,总是不那么顺理成章的,为了大家的CP幸福,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躺着吧。

聂十三:
十三的讨人喜欢大概也是人性中对于纯真的倾慕,象十三这种简而慧的孩子,总是让人那么心折,他的言语不多,但总是能击中要点,他没有情话,他所做的事情胜于一切甜言蜜语。
为了敏之的病,他可以挑战天下所有的高手,即使是少林,他也义无反顾的直着头往前冲,不拿到解药誓不返回。
失去了父母至亲,失去了家庭温暖,是敏之给了他一切,让他懂得了爱情与亲情,敏之便是他的天,武功可以不要,性命可以不要,只要有敏之。
十三啊,敏之就喜欢钱,你早点告诉他你有家财万贯不就好了嘛!!!!

檀轻尘:
很美的名字。
很出尘出世的名字。
仿佛淡泊江湖的名字。
可惜,身在帝王家总不是那么轻易就是能出尘出世的。
檀轻尘的好,在于他的忍,他不嗜血,不残虐,他的江山是他一步步精心布局而来,一直精心布出一张网,网罗了天下人心,让人把帝位拱手让给他。
他想得到的一切,都以他的忍与谋得来了,除了敏之。
但是这也是我不讨厌檀轻尘的地方,他没有霸道的去夺,虽然一次借刀杀人的得了敏之一次,但当他大权在握的时候,他并没有拼着玉碎的强求了敏之。他始终希望能用自己的真心,或者是他最擅长的忍耐和等待,来等到敏之的垂青。
可惜,一个人的真心若付出去了,是收不回来的,有十三的存在,敏之就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
我最赞赏檀轻尘的是,虽然最后他发现敏之假死,但他也明白了自己终得不到敏之的心,于是彻底放手,好人做到底,连解药也一起给了敏之。这份胸怀,当得起他的帝王宝座,对得起他的江山黎民了。
最后泛舟湖上的那段重逢,也算是还他一个结局,让他终能解得心结,就此安心。

傅临意:
这样妙的名字,自然得一个妙人方能配的上。
傅临意真真是个妙人。
他身在帝王家,却重兄弟手足,知亲情。
看似放浪形骸,却其实重情重义,一颗心栓在方开谢大小姐的身上从未背离。
他这样的人是适合坐拥美人寄情山水江湖的。
正因为他的这份温情与坦荡,他的结局自然是要美好的。
美人做伴,逍遥自在,当得起他的临意之名。

苏缺:
这个人是不得不说的。
和傅临意一样看起来有那么点轻浮不羁,却其实也是个痴情种。
担着大少爷的名,其实也是个杀手。
担着杀手的名,却动了心动了情。
明明动了情,却爱你在心口难开。宁可要一份光风霁月的兄弟友情,也不要将这份感情盗来自我陶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杀手不是不懂情,是不能动情,一旦动了,就做不了杀手了。

这篇文贵在它的温馨,虽然江山江湖都在纸上,但却终究有情有义,没有让残虐的血雨腥风铺出来,看过后虽然有伤心之时,更多的是轻声一笑,令人心怀感动。
所以苏缺死了,但他也光风霁月的永远活在了十三和敏之的心里。
2009-05-10(Sun)
 

【读书笔记】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挽天河》

KERO啊KERO,我又是一头栽下《挽天河》。

素来,这一旦把背景放到了国家,朝政,就没有个不金戈铁马血流成河的。

架空的背景,架不空的历史横流,架不空的人心难测,架不空的贪嗔痴。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抛开那哭不尽的战火流年,我们且来说说人物吧。

李若飞:
又一个漂亮的名字。
一看就是做主角的命。
一看就知道是个和名字一样漂亮的孩子。
我是不讨厌李若飞的,但也谈不上多喜欢,我喜欢他的率直,喜欢他久经沙场,却仍未被磨去的那份天真。
他聪明睿智,胸怀大志却又不贪心,深情却又特别清醒,不为爱所蒙蔽双眼,只为爱勇往直前。
这样的孩子,是会遭到嫉妒的,说白了,是得不到幸福的。
所以他的一生充满坎坷,仿佛永远都走不到幸福的彼岸。
李若飞对于战争的那些执着,源于他曾经受到的那些生命中的折磨,不能责怪,却也无法释怀;我原本以为他和颜冲羽会是一对保家卫国的好青年,却没想到他们也是野心勃勃的一对狼。这大概就是时代背景所决定的吧,生在帝王将相家,征战、杀戮、争权、夺利,都显得那么理所当然。
颜冲羽是他生命中的明灯,是他生命中唯一的阳光,可惜,太阳的光芒只可沐浴,很难与它一起并肩。
再坚定的爱情,在权势面前都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看到最后的时候,我难免会想,如果十一年前李若飞遇到的不是颜冲羽,而是傅怀川,又或者是别的人,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呢?
看李若飞,我总是想起另一个和他很象的人——长生,和长生唯一不同的是,长生从未想过征战,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所爱的人,而李若飞则有过自己想要得到的。他和长生相同的是,他们都是为了爱直着头向前冲的类型,不死不休不怨不悔。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那么美好的画面,是曾经甜蜜的誓言。
而如今,才发现,历经周折后,我非我,你非你。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傅怀川:
相比下来,较之颜冲羽,我更喜欢傅怀川。
他是那种最典型的权臣,心怀雄才大略,满腹治国平天下,如果没有遇见李若飞,宁国将会多一个强悍的皇帝。
可惜,命运早就注定了宁国的败亡,偏生让他们相遇了。
初看的时候,我以为这两个人虽然生在对立的阵营,虽然相遇也不那么美好,但是也许终有一天会惺惺相惜,终有一天会心意想通。
可惜,李若飞很顽固,傅怀川也顽固。
生生将这场生命中的邂逅演化成了漫天战火硝烟,用一场生灵涂炭来殉葬他们不该相遇的悲哀。
但,我还是喜欢傅怀川的。
因为他还不够坏,他够霸气,但他的心底还是有一丝温柔。他玩弄权术,却仍然妄想拿他的真心换李若飞的真心。他虽然一心登基夺位,最终即使国破家亡,他却用他的尊严捍卫了他整个皇族和国家的尊严。
他是个充满了矛盾的人,却因为这种矛盾而显得可爱起来。

颜冲羽:
这个人真的是主角么?
他的存在感太弱,我始终没当他是主角。
他的光芒始终被傅怀川压得死死的,翻不得身来,即使后来铁骑踏入了傅怀川的国土,却背上了屠城这等最卑劣的名声,顿时落在了傅怀川以身殉国的下风。
虽然对李若飞情深意重,但最后仍然抛不去猜疑和权势的诱惑,令他们的爱情蒙了尘。这一点也和长生的十三很相似,为什么爱情在国家与权利的面前,显得那么无力呢?难道真的只有共患难,无法同甘甜么?
故事最后颜冲羽的恍然大悟,有些生硬,硬生生的仿佛把爱情唤了回来。
但是一段已经背离的爱情,真的那么容易就能重合么?已经被权势熏染的心,真的能重回爱情的怀抱么?
颜冲羽,我已无法信你。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若没有一颗平静的心,是无法欣赏的。

赵孟旭:
这个人,大概就是历史上李重光的化身吧。
只不过,他比李?要来的有骨气,虽然明珠蒙尘,却掩不住绝代风化。
纵然受了无限折辱,却卧薪尝胆以求报亡国之仇,血折辱之耻,最后仍坦然赴死以对故国百姓。
这份风骨,换来的总是常常的叹息,美人薄命,大概是没有例外的吧。
殿堂之上,那媚惑入骨,那逢迎媚上,看起来风情无边,却令人止不住的心疼。定是断了去路,将自己置于最卑微的地步,才能背负起最沉重的包袱。
死,也许是解脱,但他没有选择逃避般的自尽,而是选择用敌人的王国来陪葬,以夺回自己的尊严和骄傲。

傅刑简:
又一个不得不说的人。
他本应是呼风唤雨运筹帷幄坐拥天下的人,却因为一场国与国的交易,却因为身在帝王家,蒙尘西州,从此生生被折断了翅膀,再翱翔不了蓝天,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分崩离析,连最后唯一想要的一个吻都得不到。
文中没有多写傅刑简的容貌,但一看就知道,又一位清秀佳人,美人,就是用来薄命的。
只不过傅刑简的坎坷苍凉了许多,寂寞了许多,他的苍凉在于他空有治世之才却无治世之命,他的寂寞在于他一腔深情最后只得到一声“二哥”的称呼。
赵孟旭好歹还有初蕊真心爱他,李若飞好歹还有颜冲羽和傅怀川。
而傅刑简,什么都没有,除了傅怀川对他那一份兄弟之爱。
我很想知道,在傅怀川的心里,到底是傅刑简重一些,还是李若飞重一些,又或者这两个人之间,他会如何选择?
傅刑简,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秦初蕊:
这也是活生生的小周后的翻版。
乱世中的美人,总是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大多得不到什么好的结局。
初蕊大概也算是幸福的,又或是曾经幸福的,有一个爱她的赵孟旭,还有一个爱她的谢流。
可惜,爱情抵不过乱世的铁骑,美人终是化在乱世硝烟中的一缕幽魂,只留下几许芳香,黯然。

其他的人不再多说,我只好奇,十年后牧少布会不会回来和颜冲羽抢人?
2009-05-10(Sun)
 

【读书笔记】问天下,谁是英雄?---《说英雄,是英雄》

第一问 爱我,可以吗?


今天一早拉开窗帘,一抹惊艳跃入眼帘;
家里一颗仙人球开出了一朵大大的花,洁白的花瓣,晕托着一簇嫩黄嫩黄的花蕊;
当时,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名字,温柔;
象极了这朵花,纯洁的,天真的温柔,与白色、嫩黄是天生的相称。


温柔,是不是英雄?
笑~~我觉得她不是。
我的眼里,她啊,温大小姐,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子。
她天真,从洛阳跑来开封。
初入江湖,便遇见小石头,和不飞白不飞;
一生的传奇和一切的际遇,都从那一刻的相遇开始!
她单纯,把尔虞我诈的江湖,想象成她这样的女子可以叱咤的地方,当然,她也确实名动天下。
那么,一个名动天下的女子,是不是就是温柔想要的呢?


我很喜欢温柔,喜欢她的直,她总是很清楚的表达她的意思。作为一个女孩子,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被人注目,如果同时被两个很出色的男子注目的话,一定是件非常开心的事。
比如王小石,比如白愁飞;
天下最笨的小石头,和,第一无耻的鬼见愁;
温柔取的名字,我素来佩服。
初看《温柔一刀》时,爱极了温白王三人行时的情景,那时还有雷纯;
皓月当空,素手拨弦的雷纯,对月弄箫的王小石,和歌而舞的白愁飞,和一旁呆立艳?的温柔,美到极至的画面;
叹,英雄美人总多情;
看到后面,难免想,是不是只有在初见的那个时候,他们才是最坦诚的,有着最简单的快乐;
喜欢看呆呆的小石头,也喜欢看被温柔搞得有点头大的鬼见愁,仿佛那才是他们应该过的日子,江湖风云,腥风血雨应该离他们远些,再远些,这样,很多人,都可以幸福了!
但在温柔的心底,究竟小石头是不是最笨,鬼见愁是不是最无耻,恐怕只有她知道了。


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温柔,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总是渴望被爱!
温柔自然不例外。
她也渴望轰轰烈烈地去爱!
但,去爱谁?
谁又来爱她?

爱护她的人,很多,天山神尼,父亲温嵩阳,大师兄苏梦枕,甚至张炭他们都很爱护她!
可是,她在意的终究只有那两个人!
笨笨的小石头,和那不解风情的鬼见愁!

温柔,究竟是爱白愁飞还是爱王小石?
白愁飞究竟爱不爱温柔?
王小石呢?

白愁飞到最后也没有杀温柔,他的心里到底还是有一片温柔的软肋;
这个桀骜,张狂的男子,曾经占据了温柔的心。
从第一次被他按倒护住,第二次被他握住手;
为了他,不爱红装的温柔,第一次拈起了胭脂水粉;
女为悦己者容,女为己悦者容。
只可惜,那不飞白不飞的白愁飞,太想飞了,他永远不死的想飞之心,忽略了一颗小女子的芳心;
然后,他就飞走了,带着折翼的翅膀飞走了,带走了他的梦,带走了他的心;
留下懵懂的温柔,留下她初开的情怀和一片解不掉的忧伤;
然后,温柔陪伴着王小石逃亡。
逃亡的路上,活泼的温柔,第一次感觉到寂寞。


看过了唐宝牛对朱小腰的深情后,温柔只觉分外寂寞。
“ ——这样一名无惧无畏的猛汉,原来为了“情”字竟可以如此神伤、如此脆弱的
——他显然是为了朱小腰的死而失去了活下去的意志。
情字弄人,真可如斯?
温柔看到这个本来活生生、铁铮铮的男子汉,心中却生起了无限温柔。”
她迷惘作者,“无论如何,美丽的她一向却让人当作“小兄弟”办,可是她心中依然有一片温柔、万种柔情,却向谁诉?
她觉得自己虽也迷情过,也动过了情,但却来曾真的深情、遇过真情。
——还是已遇过了,她不知情而已?”


一个花季的妙龄女子,在这样的荒山,在这样的境遇里,格外的寂寞,甚至感到了一种凄凉。
逃亡的时间很长,从冬天长到了春天,从凋零长到了百花盛开的季节。
满山的花,满山的美丽,
蝶比翼,蜓双飞,鸳鸯共戏水,这些都成了温柔的伤感,温柔的寂寞。
向来不爱花的温柔,变得爱花,爱用手绢,变得多愁而善感;
看到温柔那样子,我很伤心,总觉得是一朵花,凋落了;
也许是我的善感,我更希望温柔还是原来那个爱嗔爱娇的女孩子,而不是现在这样,寂静的落寞;


少女情怀总是诗,我也曾经走过温柔那样的年纪,那时好象也正迷恋着武侠,迷恋着英雄。记得当时最爱那白衣翩翩的少年,或吹箫,或弄琴,一箫一剑走江湖的潇洒男子;想来,温柔也是如此;
可惜,青春总是流逝得很快,快得让人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就好象,温柔不再活蹦乱跳,王小石不再明朗快乐;
有些时光过去了就不能回头,有些人失去了再也无法拥有;
这一趟开封之行,温柔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呢?
逃亡的路,很长,路上的风景,很美;
可是,在意的那个人,终究如同掌心的甲虫般,振了振翅膀,就飞走了;
“你就是不定性,没有心的。人家跟你说话,追随了你老半天,你想飞就飞,要走便走,可没把人家摆在心里呢?”如此哀怨的语言,本不适合温柔,可是,春光无限好的时候,从这样一个妙龄少女的口中呵气若芒的说出来,却带来没由来的伤感,仿佛家里刚开出的那朵仙人花,秋风中,若无人欣赏,任由它凋落,是不是人世间最大的罪过呢,白愁飞?

好在,王小石是个怜花的人(也许他可以改名叫王怜花)可惜,他始终有那么点憨,那么点傻;
漫天桃花,流星下,一起走过风雨的两个人,居然傻气地在树上刻字;
笑~~~我不就是爱他们的傻气!
一人一把温柔的刀,一人一颗虔诚的心;
不离不弃;
不分不散;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最最平凡而简单的愿望,两颗单纯的心,如此契合;
“你真是个温柔的女子。”
“因为我是你的温柔!”
人面桃花相映红;
对着流星划过的天空,许下生生世世的誓言;
若没有那场误会;
若不是一场错过;
天长地久天荒地老也许可以亲眼验证的;


到头来,没有叙述完的故事,留给我们一个失去了踪影的温柔背影;
到最后,溢满了温柔的温柔,只能对着掌心的甲虫问:
“你说,让我恋爱,好好的恋爱一场,可以吗?”
可以吗?
············
2008-12-19(Fri)
 

【读书笔记】乙女哇哇——《熱情の檻で眠れ》


2008年8月27日 発売予定
「熱情の檻で眠れ」(オヴィスノベルズ刊)
原作:本庄咲貴
イラスト:水名瀬雅良
商品番号:CHSD-0004
私の靴に口づけしたくなるまで教育してやろう
キャスト:
羽多野渉 【伊吹 要】
安元洋貴 【王丸総一郎】
伊藤健太郎【森永晴彦】 
他、豪華声優陣

好吧,看这本书完全是因为这是哇哇要役的。而且,对水名濑先生的画很喜欢,所以就下决心看了。

……这不就是哇哇役的没钱灭?

伊吹要因为公司经营借了两亿的高利贷,被?社会追债追得无出可逃,就在这个时候,一位眼镜男找到了他,说可以帮他把这钱给还了,但是,他必须付出他的身体= =
其实,我们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们不是正常人,我们是腐女,关键是伊吹不是腐女,他以为一定是要把他卖到远洋的渔船上去做苦力,但是比起永无宁日的逃债生涯,他决定达成这笔交易。

没错,没错,按照一贯的发展,伊吹被带到了他的真命天子面前。
那个叫王丸総一郎的男人——王丸集团的总帅,亲口告诉了他卖身的真正含义。
……伊吹的倔强,惹怒了王丸,他决定亲自好好调教伊吹。

好吧,LOVE果然是MAKE MAKE就MAKE出来的。
囚禁也好,锁链也好,手铐也好,又或者是必须的药物都好,MAKE得越激烈,LOVE就传递得越深刻= =

当伊吹和王丸在这种不对等的关系中,渐渐滋生出的感情,他们谁都没有察觉到。
田宫的突然出现,虽然王丸没有当场翻脸,但是可以看出,王丸应该是田宫对伊吹出手时,察觉出了自己对伊吹的占有欲。
在这场小小的插曲过后,两人的甜蜜气氛到达一个新的高潮——王丸解除了伊吹的监禁状态。
一直在渴望逃离这个囚笼的伊吹,在跨出房门的时候,犹豫了,不知道为什么脚步就是跨不出去,再回首这个囚禁了他的身心多日的房间,房间的桌上放着为他准备的早餐,那是他最喜欢吃的,王丸是怎么会知道的呢?
光是这样想着,伊吹就再也迈不开步伐了,他给自己找了好多好多的借口,比如他借了王丸两个亿还没有还之类,终于,心甘情愿地留在了这只鸟笼里。

紧接着,王丸居然带着伊吹出席了田宫议员举行的PARTY,这让伊吹惊喜不已,而且王丸第一次喊了他“要”,从来没有喊过他名字的王丸居然开口喊他的名,这更是在不经意中打动了伊吹的心。
而且,在这个PARY上,伊吹遇到了大学时的前辈——森永,森永是一家杂志社的记者。
可是,正是森永,给伊吹带来了晴天霹雳,逼死伊吹父亲的正是王丸,所以王丸是伊吹的杀父仇人。
……幸福的肥?泡瞬间破灭。

回去之后,伊吹一直无法释怀,终于和王丸吵了起来。
王丸对父亲的无礼导致伊吹出离愤怒,于是也口不择言的揭了王丸的痛处。
原来上次田宫来的时候,为抵抗田宫骚扰而拖延时间的伊吹,从田宫的口中得知了王丸的悲惨童年,从小失去父母的王丸一直因为母亲的出身低贱而遭受祖父的残酷对待,也就是那个时候,伊吹渐渐原谅了王丸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同情渐渐占据了他的心。
所以,这个时候他也和王丸过去生活中遇到的那些人一样,戳痛了王丸心灵最深处。

大吵一架后,伊吹终于愤怒地离开了王丸的房屋。
走出这个囚笼以后,伊吹才发现,其实自己根本无处可去,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无比渴望着王丸能够追出来。
天,渐渐下起雨来,流落街头的伊吹,遇到了前来打听他消息的森永。

被森永拣回去后,森永一直努力劝服伊吹报复王丸,虽然不是王丸亲手逼死自己父亲的,但也是王丸家族做的,都与王丸有关,可是伊吹就是没有办法做出报复的行为。
而且在森永家无意中发现,森永正在写关于自己和王丸的事情,虽然从来没有告诉过森永自己与王丸之间的故事,但森永凭借记者的直觉猜得八九不离十。
在伊吹的追问下,森永才说出,原来因为他和伊吹的关系,王丸对杂志社下了压力,导致很有发展前景的森永被左迁,所以也想借着伊吹和王丸这个八卦,报复王丸。
伊吹坚定的态度惹怒了森永,就在这个时候王丸出现了,愤怒的森永嚷着要揭发王丸囚禁伊吹的事情,伊吹大惊,他不想因为自己害王丸身败名裂,所以他摇身一变,化纯情为妩媚,把所有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说是自己为了两亿把自己卖给王丸什么的,还对森永妩媚一笑,说前辈看到我不是也会有欲望么,要不要也来抱一下OTZ
把所有责任一揽以后,伊吹撂下一句不许追过来……跑了出去。
唉,明明就是想王丸追出来的,所以才选了走楼梯的。

好吧好吧,我不吊胃口,最后王丸确实是追出来了,两人来了个DEEP KISS,一切就向着LOVE LOVE的HAPPY END进发了。
最后,伊吹居然成了王丸的秘书OTZ

鬼畜攻VS乙女受,哇哇,你这次是翻不了身鸟= =
一开始的时候,伊吹的倔强,令我觉得,哇哇应该满适合这个角色,可是越往后看,这伊吹实在是太乙女了,简直是少女情怀嘛~~~~哇哇,你可以乙女灭?????听到小攻的可怜身世就忘记了自己被残酷对待的事实,听到小攻喊自己名字就激动得连自家父上的仇都可以不计较了,唉,怎么能如此乙女呢?
安元啊安元,不就是龙与龙里,你自己不争气不去争取哇哇,这回你可报复得狠了,什么工具都用上了,不过我对你的鬼畜不担心,我只担心你别把哇哇欺负得狠了,遭到哇哇迷们的记恨哦
终于,我也发现原来借高利贷也是促成两人相亲相爱的一个捷径呢= =
用阿狴的话来说,原来现在的高利贷公司都是婚姻介绍所啊

……8月27日,我拭目以待= =
2008-06-07(Sat)
 
わたし

Faith

Author:Faith
私の爬墙基地にようこそ!

植物园里一颗顽强的高坚果

悠然小筑挂名大老板

理智总是超越情感的金牛座

咖啡控、音乐控、眼镜控的怪青年

最爱的电影:玻璃之城

最爱的歌:Forever Love

旧欢如梦:撒加、绯村剑心、杨威利、无情、柳随风

激爱新宠:羽多野 涉

墙头窥伺:寺島拓篤、近藤隆、绿川光、前野智昭

挚爱本命:置鮎龍太郎、遊佐浩二、野島裕史、櫻井孝宏、福山润、野島健児、高橋広樹

时光机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抛物线
知多少
最新引用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